研究生死亡背后的后商和博弈规则


“研究生之死”背后的后商与游戏规则

[国际医学中心心理研究所/S2/]

智力-心理-性格

心理学

如果之前写的话,[9月6日/s2/]

虽然这篇文章的签名和奖励账户是我的,但这篇文章是我和哥哥周铁·卡特写的。其中,他对“起诉书”中一些事件细节的分析非常精彩。在文章的最后,他还向即将毕业的朋友们提出了一些有价值的建议,希望能为阅读本文的同学们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我听说另一个研究生自杀了。

“研究生”似乎已经成为自杀的高发人群,而且他们似乎经常与“教师压力”、“学术压力”和“同伴焦虑”有关。事实上,现在阶级已经巩固,经济正在衰退,歧视性的价值观也盛行,扭曲了羊和狼,许多本身没有任何社会力量的人不可避免地受到折磨。

周铁兄弟和我自己也是研究生。几个月前,我刚去华科联系博士生导师。我也认识一两个朋友,他们整天呆在实验室里,夜以继日地做实验,保存数据和交报告,所以我也理解他们的各种痛苦和担忧。

听到这件事后,我迅速阅读了相关报道,也仔细阅读了陈冠希的“起诉书”,标题是“狗血研究生生涯”。

整个事情大致是:

在陈的研究生学习期间,他的导师徐教授不仅忽视了他的学业,还说服他去一家公司做廉价劳动力,月薪只有300元。他在实验室里和史教授有更多的接触。不幸的是,石教授的性格相当不好,许多事情都得由他来安排。夹在两个老师中间时,他经常感到很沮丧。因为石教授偏袒他的学生,所以他在评估奖学金时受到不公平的待遇。随着毕业的临近,他正忙着参加学校的搬迁,但是徐教授催促他快点写毕业论文。他似乎不太关心陈的感受,态度也不太好。在两位教授的压力下,他不得不忙于工作、写论文、做实验,最后错过了学校的搬迁,当他认为有一个好的出路时,这给了他沉重的打击。因此,沮丧和沮丧,他选择了自杀。

展开全文

首先,我同情陈。在研究生院学习的人都知道选择一个好导师有多重要。特别是在工程领域,很多时候各种资源都是由导师控制的。一旦遇到一个品德不好的导师,整个研究生学习期间将会非常痛苦。

我也对压迫陈的人表示极大的愤慨。然而,那些似乎有点权力,只是想虐待别人的人实际上是在骨子里屈服于权力。只要他们遇到比他们更有社会力量的人,他们就会立刻成为孙子。

然而,我也不得不对陈的自杀想法和行为感到无助。

当我看到他“狗血毕业生生涯”的前几段时,我不需要读它们。陈一定是一个心理脆弱、敏感、脆弱并且害怕很多事情的人。与其说他的自杀是由巨大的压迫造成的,不如说是由他的心理保护造成的,心理保护放大了所谓的“痛苦”。

虽然江湖上到处都是冲突,但一个人的脆弱只会让他失去原本不会失去的东西。

据媒体报道,陈出生在农村,从小就患有白化病。他生来皮肤白皙,头发黄,视力不好。虽然他的家庭和身体状况不好,但他以前的同学对他的“努力工作”、“生活自律”和“积极进步”印象深刻。

从媒体报道和他写的文章来看,陈是一个典型的自卑情结。努力工作是他克服性格自卑的表现。自卑型和有同伴焦虑的人通常对外界是否认可他们非常敏感,也容易感受到外界的“压迫”。他们很容易在心理上阻碍一些困难,并感受到天要塌下来的感觉。

以他的缺课事件为例,陈当然很沮丧,但我感到很无语。无论如何,他是工程专业的学生,也是十大理工科大学的毕业生。他仍然担心将来找不到工作。你还需要如此专注于所谓的“学校运动”吗?在我的印象中,许多华科毕业的学生去了各种科技公司。我听说华为仍然是华科的所有者。

以陈的“起诉书”中的一些细节为例,我们可以找到以下几点:

1.记录中有很多与师生关系无关的内容,在涉及师生关系的内容中,陈的记录侧重于他自己的感受,他对老师的回应相对缺乏。当然,这也是自卑型的一个常见错误:用心理结构直接面对世界,很少参与思想。与此同时,他们在内心体验中投入了大量的心理能量,却对外界知之甚少。

2.对于如何处理工作、学习和毕业之间的关系,陈没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只是听从了老师的话。当然,许多像他这样的新研究生都有这种情况。如果导师对陈感兴趣,那也没关系,但不幸的是不是。

3.徐教授对学生“不感兴趣”,这意味着他和学生之间的互动模式是角色+虚假自我,角色占大多数。在这种情况下,他既不会关注学生的学习和成长,也不会有太多的心理动机去干扰学生。然而,陈对导师的服从意味着他不仅不能抓住导师的机会,还会遭受导师的损失。这也让他不仅在公司学到了实用技能,而且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时间。然而,导师要求他留在公司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对他漠不关心。

4.陈似乎注意到了石教授对奖学金的不满,但他寻找石教授理论的行为加剧了这种不满。石教授可能会向他的导师反映这件事,所以他有:

事实上,在评估奖学金之前,史久镛和徐可能对陈访问该公司有争议:

不难想象,根据以往的实践,许教授的研究生在实验室为史教授工作。石教授很可能与许教授和他的学生签署了一份单方面的心理契约:“你们的学生应该帮我完成工作。”而陈去公司的事实显然打破了心理契约,导致石教授对奖学金评定进行报复,而徐教授对陈的“安慰”可能并不想让陈激化徐和石之间的矛盾。当然,到目前为止,矛盾的对比是“施VS徐+陈”。让陈为难是为了发泄他对许教授的不满。如果这种心理能力被发泄出来,陈的情况可能会改善。因为这件事,陈不应该再和史教授交坏朋友了。其结果是将矛盾从“士对士+臣”转变为“士对臣”,并独自承受士教授的压力。

5、一方对自己的导师漠不关心,一方被自己得罪,随时下绊子实验室主任,再加上自己没有合理的规划,所有这些隐患都在毕业问题上爆发出来。由于担心毕业会影响自己的兴趣,许教授开始迅速向陈施压:

同样,石教授的一方也没有放过陈:

最后,陈选择推迟毕业:

6.除了结尾,记录中没有太多疲惫的表达,主要记录了自己的经历和不满。因此,虽然这是一种抱怨,但不是流血和流泪的抱怨。引发陈水扁自杀的最后一件事不可避免地会发生在从6月底(起诉书签署之日)到现在的两个月内,很可能与推迟毕业有关。

从陈和两位教授之间的交流来看,一方面,陈计划了他的学习,很多事情似乎不能自己做决定,也没有具体的目标。另一方面,人们对游戏的社会规则的运作仍知之甚少。面对一些不公平的待遇,人们也缺乏抵制和玩游戏的勇气。这也是“葛上羊死”的典型案例。

对许多没有多少社会力量的羊来说,如果他们的个人力量不强,他们对社会游戏的规则没有意识,他们还能依靠什么呢?

一位名叫维特根斯坦的哲学家早就说过,任何人类活动都可以被视为一种游戏。游戏必须遵循一定的规则。没有规则就没有办法继续游戏。

因此,当人们从事任何类型的活动或学习任何类型的知识时,他们实际上是在掌握和应用某个游戏的规则。不懂规则或无法解释规则的人只能被玩弄。

陈和许多在导师压迫下自杀的研究生似乎不明白一个人在游戏中的力量取决于他们的个人力量。虽然一个社会力量薄弱的人在游戏中确实容易受到不利和不公平的待遇,但他们似乎对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并不十分清楚,他们可以观察和解释。

当然,一个非常残酷的问题是这个社会的许多游戏规则在被玩之前必须被计算、伪装和滥用。一只普通的绵羊不能这样玩,但是一些扭曲的绵羊和半只狼玩得最高。此外,许多人还会制造各种厚而暗的借口,例如“适应社会”,好像只有把自己变成辱骂性的教授,他们才能维护自己的利益。

特别是,像我们这样整天研究伦理和道德哲学的人正在讨论应该是这样那样的规范性话题,但是他们也非常清楚伦理不能解决伦理问题。许多人的道德问题不能通过一点道德说教或所谓的“道德建设”来解决。

这也加速了许多人对公平和正义的失望,或者他们对未来失去信心,就像陈一样。

然而,陈先生仍然有许多受压迫的羊,并没有发现一件事,那就是道德、良心和其他东西可以作为游戏规则的第二种解释。

例如,许教授要求陈做廉价劳动力,而陈可以勇敢地抵抗。例如,毕业时玩游戏是完全可能的。如果陈因为在那里工作而推迟毕业,那只会损害徐教授的利益,陈可能会暗示这一点。

一个人的真实自我不能被完全扼杀,他的良心也不能被完全扼杀。有些人认为,学习扭羊和半狼的游戏可以获得一些东西,好像这也可以提升他们的社会地位,但他们不能真正得到太多,他们也失去了最后的武器。

此外,也是研究生的兄弟周铁·卡特(音译)希望成为一个“从前的人”,并给那些阅读本文并有兴趣参加研究生学习的人一些个人想法。

首先,研究生院对大多数人来说,就像所有“学校教育”一样,其意义在于获得文凭。对于一个没有背景的人来说,文凭是你通往更高平台的唯一门票。因此,只要你的学校和职业环境没有那么糟糕,你就有足够的理由辍学并恢复学业,按时毕业并获得学位是大多数人在研究生院学习的首要任务。请记住其他一切。

其次,学校对毕业率有要求。如果你不能按时毕业,你需要有人负责任(通常是导师)。他们是你的盟友。也许他们不是你高贵的人,也许他们会干涉你或对你漠不关心,包括让你“非法工作”,但他们总是有理由帮助你清除毕业路上的障碍。因此,我们必须学会运用这个游戏规则并激活它。

第三,请确保你的毕业论文至少保持在中等水平,这样当你遇到困难时,其他导师会衡量他的学生有多少磅和两磅,同时让你的导师在保护你的时候不要显得太丑。

第四,无论你是否有经济困难,都没有必要为了奖学金和助学金等事情透支你和老师的关系。在这样的地方有隐藏的规则是正常的。同样,即使你的工作是毕业的先决条件,即使你的工作能让你毕业后的简历看起来更好,你的主要精力还是应该准时毕业并获得学位。着眼长远,积累一两年的社会经验。

第五,一些朋友可能会问:研究生院不能提高一个人的“素质”吗?好吧,有些人已经评论过教授了。他们不是还强迫学生做黑人工作吗?这些人的素质在哪里?我只能说,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的自我力量和社会经验,包括技能,来自“自我教育”和“社会教育”。学校也许能为你提供一个相对安全和免费的环境来接受“自我教育”和“社会教育”,但不要篡夺主人的角色。

第六,除了学习之外,还可以学习学校的人际关系和规章制度,以培养对游戏规则的敏感性。

第七,将上述六项付诸实践。

总之,正如石老师所说: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占有欲很强的社会。象牙塔里的环境会越来越差,对学生和朋友的要求也会越来越严格。陈不是第一个自杀的研究生,但我希望他是最后一个。

星河星云铁猫|作者

肖伟|排版

IMC心理研究所

-结束-

//欢迎来到朋友圈//

推荐书籍

商:心理-心理学-人格力量

石勇老师有最新的代表作。点击右边的图片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所有社会阶层的精神分析

石勇老师震惊这本巨著,点击右边的图片了解更多!

IMC心理研究所

新立汾西

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是有能力解决问题。回到搜狐看更多

负责任的编辑: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